• 新闻中心您的位置:网站首页 -> 新闻中心
    • 不合理回收利用叉车铅酸蓄电池导致污染严重
    • 发布时间:2020/1/24 3:05:51
    •  

      在许多小作坊式的再生铅冶炼企业中,都是采用人工方式对回收回来的废旧铅酸蓄电池进行拆解

        题记

        铅,是一种沉重的金属物质。在我国,铅主要作为各类汽车、电动车等交通工具的蓄电材料。

        近年来,随着各类汽车、电动车销售量的猛增,导致铅酸蓄电池需求量大增。铅酸蓄电池报废之后,人们可以从蓄电池中取出蓄电铅板,重新冶炼铅合金,去再造铅酸蓄电池。

        由于蓄电铅板可以循环利用,加上铅酸蓄电池销售行情一片看好,导致铅合金冶炼、蓄电铅板企业在各地大量上马,而生产工艺简陋、环保设施缺乏,带来了污染,要根治类似污染事件发生,需倚重国家出台相关政策,推动涉铅企业整合升级。

        盛夏酷暑,记者走进位于苏南太湖地区的一家铅合金冶炼企业,发现企业的仓库里竟积压了约有几千吨的铅合金。现在铅合金市场需求旺盛,怎么还会出现积压现象?企业老板看到记者疑惑的表情,笑了笑说:“现在各地都在纷纷关停涉铅企业,铅合金自然成了十分紧俏的物资,我是想囤积这批铅合金,等到市场价格上扬,瞅准时机抛出去,卖上一个大价钱。”

        近年来,随着铅酸蓄电池销售行情看好,回收冶炼和加工制作铅酸蓄电池的企业纷纷冒了出来。由于这些涉铅企业工艺装备落后,大多没有环保设施,导致污染事件频频发生,给人民群众的身心健康造成了严重损害。

        在今年4月启动的2011年全国环保专项行动中,环境保护部着重加大了对涉铅企业的排查整治力度,以遏制重金属污染事件上升势头。随着专项行动的开展,一批责任人被追究行政和法律责任,一大批涉铅企业被责令取缔或停产整改。渉铅企业目前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“环保风暴”。

        电动自行车产业崛起

        培育铅酸电池大市场

        2010年,在“家电下乡”的大潮中,许多地方的电动自行车保有量大幅增加,但同时也带来了巨大的污染隐患。

        目前电动自行车多选用铅酸蓄电池和锂电池,其中以铅酸蓄电池居多,它报废后的处理已日益成为社会关注的一个焦点。记者在采访中发现,针对铅酸蓄电池处理是否存在污染有两种意见:电动自行车生产企业表示铅酸蓄电池无污染,而从事固体废物处理的业内人士则表示污染很大。

        到底哪种看法才是正确的?南京凯燕电子有限公司总经理陈华明解释,密封的铅酸蓄电池确实没有污染,污染存在于报废回收环节,一旦拆解处置不当,就会对大气、土壤、水体造成污染。

        江苏省交通部门一项关于城乡居民采用何种交通工具“代步”的调查显示,有72.3%的城乡居民首选的就是电动车。

        江苏省公安厅交管局宣传科孙科长告诉记者,目前江苏省上牌登记的电动车数量为1993万辆,但据江苏省自行车电动车协会理事长陆金龙估计,江苏省电动车数量大约为3000万辆。按照1年使用期限、一组电池重20斤进行测算,全省每年产生废旧电池近30万吨。

        记者查阅相关资料发现,国家早在2003年就出台规定,电动车生产企业和销售商必须承担报废旧蓄电池的回收责任。但因其未明确具体由哪一家职能部门管理,所以很多电动车厂家、商家只管卖不管收,废品收购站成了废旧电池的最终买家。

        江苏省环保厅危险废物管理中心有关人士认为,这项政策只具有导向性,不具有操作性,缺乏强制执行力。更令他担忧的是,目前持有许可证的处置单位不增反减,情况堪忧。

        电动自行车产业崛起,培育了铅酸蓄电池生产大市场。下面是记者在电动车市场上采集的一组“镜头”:

        “这种电池我今年年初买还是一套500元,现在怎么变成700元了?”7月上旬,在南京市瑞金路电动车市场内一家品牌电动车店,市民陈女士不满地询问店主。

        随着电动车保有量的急增,加上对涉铅企业的严厉整治,使得铅合金材料越来越紧俏。因此,铅合金制品自然也价格看涨。记者在市场内逛了10多家店,各家店的店主都在与消费者“磨嘴皮子”。

        “说到底,都是因为铅酸蓄电池在涨价。”一位店主说,国家加强铅酸蓄电池整治力度后,电池就开始供不应求,“这两天媒体一报道,电池厂坐地涨价,每节涨了20元,一辆电动车要用4节电池,一涨就是80元。”记者询问多家销售店后得知,一辆电动车的电池好则需要1000多元,差的也要五六百元。

        这位店主透露,这几天老板就拿着现金到处买电池,“听说还要涨,现在不赶紧存点,以后可能拿钱也买不到。”

        在电动车铅酸蓄电池纷纷涨价的同时,各类汽车的电池价格也在上扬。据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汽车用铅酸蓄电池经销厂家老板介绍,眼下各类车用铅酸蓄电池的需求量,每年以平均26.5%左右的幅度上涨。从最近各类车用铅酸蓄电池的报价看,由于大部分生产和加工铅酸蓄电池的涉铅企业正处于停产整顿时期,因此,其报价已分别上涨了8%~26%,“看其走势,还有进一步上涨的可能”,这位老板补充道。

           铅酸电池需求走俏

        剌激地下炼铅屡禁不止

        铅酸蓄电池报废之后,铅合金可以再生,而且利润空间较为丰厚。在国际上,发展再生铅产业是一个大趋势,一些发达国家的再生铅产能占到全部铅冶炼产能的70%以上。同时,加上再生铅冶炼工艺简单,设施简陋,于是便有力地刺激着小炼铅的发展。

        记者曾三次到苏北调查小炼铅厂,实地目睹了11家“小作坊”炼铅全过程。简单概括小炼铅的工艺就是“六个一”,即“一把锤子敲烂报废铅酸蓄电池的塑料外壳、一只柳筐收集报废的铅板、一口大锅冶炼收集来的铅渣、一把铁铣为冶炼添加燃料、一台鼓风机为冶炼再生铅加温、一组铁模型浇铸冶炼好的铅水”。

        在苏北一个名叫“拐八湾”的地方,记者跟随专门买卖报废铅酸蓄电池的“线人”,拐弯抹角走了3里路,来到了一片杨树林。树林深处,是一片类似北京四合院的院落。铁皮大院门紧闭,见有一帮陌生人悄悄逼近,一条大狼狗猛地从大院门外的一处临时搭建棚中窜出,冲着记者一行猛叫,幸亏被铁链拴住,才没有伤人。

        大狼狗的狂叫惊动了院子的主人,一位老人打开大门想看个究竟,记者们便乘机走进院落。院落中空无一人,工人们早已从院落后门跑到树林里躲藏了起来。记者仔细观察发现,院落中间是一堆刚刚用手工破碎的各类报废铅酸蓄电池,黄色酸液流淌了一地,几块青石板上已被酸液腐蚀出大大小小的空洞。

        再向前走,便发现了正在冶炼再生铅的“大锅”,冶炼的炉膛内煤块正熊熊燃烧,浓密的含铅烟气不断升腾,毫无阻拦地向周围扩散。“线人”说,这种青烟最厉害,被污染的血铅受害者就是被这种含铅烟气污染的。

        记者环顾四周,看到冶炼“大锅”的周围压根就没有任何捕集和处理含铅烟气的环保设施。而在敲砸报废铅酸蓄电池的工作现场,也没有废酸液收集和处理设施,假如一场大雨降临,这些有毒有害物质肯定就会随雨水排进周边的河流。

        位于“拐八湾”深处的这家小炼铅作坊,就是以这种十分隐蔽的生产方式来从事再生铅的生产。到头来发财的是小老板,而受害的则是这里的生态环境与附近的居民。

        在苏北京杭大运河畔的一家小炼铅企业里,记者正巧碰到了一位想躲藏而没躲掉的小老板。看着近似于原始小作坊式的生产工艺,记者便与这位自称姓黄的老板展开了一场对话:

        记者:“有没有审批手续?”

        老板:“想审批,但没有批下来。”

        记者:“这种完全敞开式生产有没有铅烟捕集、铅酸污水处理设施?”

        老板:“我咬牙凑足资金租个厂房、添置冶炼设备,只求混口饭吃,实在是没有钱添置那些处理设施。”(就在这位老板“哭穷”的时候,记者却发现他身边就停着他的崭新“宝马”车)。

        记者:“无证、无照偷偷炼铅,就不怕执法部门来检查?”

        老板:“怎么不怕,总归是心虚嘛。但我的原则是,顶得住就顶,顶不住就躲,能干一天就算一天。”

        记者:“这种敞开式生产模式,污染实在太重,就不怕周边居民找你算账?”

        老板:“不怕,顶多花几个钱就把他们打发啦,处理这种事情,我们还是有经验的。”

        记者随后又暗访了另外几家小炼铅,生产模式大体相同。

        正规企业难挡小作坊

        “游击队”抢占回收渠道

        随着报废的铅酸蓄电池越来越多,从事再生铅产业应该是个很有诱惑力的市场。那么,报废的铅酸蓄电池最终去向何处?

        据中国电池工业协会副理事长王敬忠介绍,目前从事废旧铅酸蓄电池回收主要以各地的个体户为主,占总回收数量的80%以上,其中大部分废旧电池流向了无资质、环保不达标的小冶炼厂,少部分才流向正规的处理厂。

        在南京堂子街旧货市场上,记者看到不少店铺门前都写着“电动车电池以旧换新”等字样,一家销售“都市风”电动自行车的老板告诉记者,回收四组电池需要120元左右,如果以旧换新,每组要加30元。他这个小店生意不错,每天都有十几个人来换电池,“维修电动车根本赚不到钱,主要就是靠更换电池赚钱。”

        记者调查发现,一些大量隐匿于地下的个体再生铅冶炼点,都是把电池拆开后,含铅酸液随地一倒,露天支起个坩埚就开始炼铅,这就是很多土法炼铅者的“操作流程”。这些“小作坊”不但没有正规的工商和税务登记,而且生产水平低下,根本没有能力来控制污染,冶炼废物、废气随意处理,成为新的污染源,环境违法行为屡禁不止,成为令监管部门十分头疼的监管死角。

        目前,这些铅酸蓄电池回收的小作坊的确可称为环境天敌,而正是这些污染严重的小作坊,成了多起血铅事件的肇事者。

        江苏省环保厅危险废物管理中心科长陈锋告诉记者,由于回收处理行业的要求特别高,基本全自动拆解,不达标不能发放证件,原来江苏省内有五六家,现在只剩3家。

        在采访中,不少正规的再生铅利用企业反映,与不缴税的炼铅“小作坊”相比,正规的再生铅企业由于要把各类环保设施真正做到家,因此在价格上缺乏竞争优势。成本高、回收渠道没有打通、法律法规不健全、公众环保意识不强等,都导致它们无力建设覆盖更大区域的回收体系。长期“吃不饱”,自然难以为继。

        倚重国家政策手段

        推动涉铅行业整合升级

        今年2月,环境保护部宣布《重金属污染综合防治“十二五”规划》获国务院正式批复,14个省份、138个区域和4452家企业被列入重点防治范围,国内随即掀起一场重金属污染防治战。

        3月,环境保护部、国家发改委、工信部等部门联合召开电视电话会议,要求认真排查铅等重金属污染源,加强对重金属企业废气、废水和废渣的监测,加大对重金属企业的整治力度,彻底取缔关停国家明令淘汰的落后产能企业。

        4月,针对铅酸蓄电池行业的污染状况,环境保护部也专门开展了环保专项行动,要求彻查铅酸蓄电池企业,并要求做到“六个一律”,即对未经环评或达不到环评要求的,一律停止建设;对环保、安全设施、职业健康“三同时”执行不到位的,一律停止生产;对无污染治理设施、污染治理设施不正常运行或超标排放的,一律停产整顿;对无危险废物资质从事废铅蓄电池回收的,一律停止非法经营活动;对不能依法达到卫生防护距离要求的,一律停产整顿;对发生重大铅污染事件的,一律追究责任。

        5月,环境保护部还下发了《关于加强铅蓄电池及再生铅行业污染防治工作的通知》,同时还明确指出,将严格落实重金属污染责任终身追究制,对发生重大铅污染以及由铅污染引发群体性事件的地区,环境保护部将对其所在地级市实行区域限批,暂停所有建设项目的环评审批。

        实际上,早在2007年初,有关部门就针对再生铅行业的准入条件做出了明确规定,并鼓励大中型优势铅冶炼企业并购小型再生铅厂。

        江苏省环保厅环境监察局有关人士介绍,江苏省铅酸蓄电池生产企业约有500家,数量在全国各地领先。这些企业主要生产电动自行车用电池,有的生产农用三轮电动车配套电池,因为进入门槛比较低,大部分生产企业不符合国家规范。

        针对这一状况,记者了解到,江苏省政府正准备批准江苏省铅酸电池生产整顿方案,这一方案有望月内出台。到时该转的一定转,该并的一定并,该关的一定关。

        涉铅企业正本清源

        整治大幕全面拉开

        “不能打着环保的旗号,造成另一种污染。”中国电池工业协会副理事长王敬忠告诉记者,国家正在大规模取缔不符合条件的炼铅小化工厂。他说,废旧电池污染最大的是铅,最值钱的也是铅,“目前电池中96%~97%是铅酸蓄电池,只有3%~4%是锂、镍、镉电池。铅每吨价格在8000元~9000元,一节电池70%左右是铅。”

        王敬忠还透露,目前工信部正着手建立铅酸蓄电池生产企业和回收企业准入制度,今年年底有望出台。同时,工信部将牵头工商、质检、公安、司法等部门,立即着手对废旧电池回收点进行规范。

        记者从江苏省环保厅了解到,针对铅酸蓄电池行业存在的无序发展状况,江苏省环保厅将依法关闭工艺落后、污染严重的小铅蓄电池、小再生铅冶炼企业,限期拆除生产设备。对无危险固废处置资质从事废铅酸蓄电池回收的,一律停止非法经营活动。

        不久前,为迅速扭转涉铅生产企业严峻的环境形势,严肃查处涉铅生产企业环境违法行为,江苏省也专门开展了针对全省涉铅生产企业的环保专项执法检查,共检查了全省451家涉铅生产企业(包括对部分环境保护部检查过的企业落实整改情况进行抽查)。

        从检查情况看,江苏省涉铅生产企业数量多、规模小。部分企业工艺落后,管理混乱,无任何污染防治措施,具体表现在卫生防护距离不足、无治污设施或治污设施运行不正常;企业环评审批制度执行不到位;企业危险废物处置不规范;不少无危险废物经营许可证企业擅自从事废铅酸蓄电池回收冶炼。据统计,本次检查中共有275家企业需停产整改或关闭取缔,占企业总数的52.5%。

        江苏省还在7月底前,在媒体上公布辖区内所有铅酸蓄电池企业(加工、组装和回收)的名单以及污染治理等相关情况并进行备案,接受社会监督。

          【马上就评】选择途径缩短阵痛期

        曹俊

        并非铅蓄电池特殊,在众多的涉重金属行业中,它只是其中之一。并非我国情况例外,在社会发展过程中,这是一个阶段。质疑与指责无济于事,更能解决问题的是快捷、有效的行动,以尽可能让这个阶段更短一点,让跨越的脚步更快一些。

        面对我国众多的现实矛盾,困惑的人们往往将眼光投向发达国家。法制健全、企业自律、公众参与,发达国家呈现出一派完美景象,不能不让人羡慕,也难免让我们内心挣扎:我们究竟怎么了?为什么问题总出现在我国?科学的判断、理性的分析,比简单的抱怨更有意义。

        且让我们将眼光往前追溯,追溯到30年前、50年前,不难发现,在发达国家看似完善的社会规制背后,都隐藏着深刻的教训,甚至还付出了血的代价。在快速工业化的进程中,日本、德国、英国、荷兰等发达国家无一例外,都经历过与现在的我国类似的阵痛。

       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,在日本的经济快速增长期,环境污染事件此起彼伏。被称为四大公害的痛痛病、水俣病、第二水俣病、四日市病,就有3起和重金属污染有关。从19世纪初期到20世纪70年代,由于遭受工业和战争的双重破坏,德国生态环境的破坏程度和污染程度举世罕见:德国境内主要河流几乎没有生物存在,鲁尔地区昼同黑夜,树木都被煤灰粉尘染成黑色,栖息在树上的蝴蝶竟也将保护色演变成黑色。不是耸人听闻,这就是以高效环境管理著称的日本和德国曾经的悲剧。

        不能说现在的我国和当年的日本、德国情况完全一样,但是,可以说,这是相似的阶段,只不过他们比我们早经历了几十年。在工业化前期,完全避免污染不太现实,而经济的快速发展期,也正是环境污染的凸显期。铅蓄电池行业所面临的问题就是真是写照:社会需求旺盛,行业自律不足,治理成本较高、标准规范不健全,相关法律不完善。这是一个阶段,是我国正经历、也难以回避的阶段。

        那么,我国现阶段该怎么办?对比分析并不是要替政府和企业开脱,更不是鼓励我国得过且过安于现状,而是通过准确的判断来选择途径。借鉴发达国家经验,发挥后发优势,积极采取行动,尽可能将这一阶段缩到最短,才是对照发达国家的真正价值所在。

        日本经过四大公害的教训,找到了解决问题的突破口,不断完善立法,用法律来引导,1970年后日本再也没有发生过严重的环境公害事件。德国从20世纪70年代开始治理,利用科学技术、开展全民生态教育、建立生态监控网络,30多年的努力让现在的德国成了世界上生态环境最好的国家之一。要达到目前我们看到的胜景,都需要一个过程,只是这个过程长短不一。

        再来看我国。开展重金属污染防治,我国正在行动。作为第一个“十二五”专项规划,《重金属污染综合防治“十二五”规划》已经获批,14个省份、138个区域和4452家企业被列入重点防治范围;《关于加强铅蓄电池及再生铅行业污染防治工作的通知》已经下发,各地正在严抓铅蓄电池等涉重金属行业的污染防治工作;《重金属污染防治条例》正在加紧制定中。一场关乎重金属的“环保风暴”正在涌动。

        我国的重金属污染防治能否在涅磐中重生?我国目前经历的这一阶段能否短些、再短一些?相信从中央到地方的行动,会给我们一个可期的答案

    更多
   淄博火炬蓄电池  淄博火炬电池价格  山东淄博火炬能源蓄电池 叉车电池火炬跟天能哪个好 淄博火炬蓄电池官网 淄博火炬叉车电池 山东淄博火炬电池厂 淄博火炬电池经销商 淄博蓄电池厂家 淄博火炬能源官网  淄博火炬蓄电池销售中心  Copyright @ 2004 - 2020   鲁ICP备10000161号-1     技术支持:惟诚网络